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荆楚各地

旗下栏目:

荆楚楷模|儿科教授桂世澄

来源:未知 作者:湖北日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05
摘要:荆楚楷模|儿科教授桂世澄 今年94岁高龄,仍然坚持每周4天坐诊。他就是十堰市太和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教授桂世澄。 桂世澄教授,1925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他是湖北医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目前该校成为教育部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试点高校
荆楚楷模|儿科教授桂世澄

今年94岁高龄,仍然坚持每周4天坐诊。他就是十堰市太和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教授桂世澄。

桂世澄教授,1925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他是湖北医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目前该校成为教育部“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试点高校; 他所在的十堰市太和医院儿科连续四届被授予湖北省省级重点专科。因为对他的信任,很多家庭祖孙三代都找他看过病。他以能为患儿看病感到开心,他希望能坐诊到一百岁。

经全省各地各部门层层推荐,省委宣传部组织评审,桂世澄当选为2019年1月荆楚楷模月度人物。

一个信念

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

桂世澄1950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因品学兼优留校深造。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他请缨赴朝抢救伤员。战争结束后,他回到上海。1955年,桂世澄受组织派遣,到武汉参与建设武汉医学院(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1965年,桂世澄正率队赴阳新县治疗血吸虫病,途中接通知——“去十堰,创办武汉医学院郧阳分院(今湖北医药学院的前身)及其附属医院。”

桂世澄是湖北医药学院及其太和医院儿科的奠基人,擅长儿科各种疑难杂症的诊治。如果从毕业时算起,他在医学岗位已经干了63年,把一个甲子的时间献给了医疗卫生事业,献给了鄂西北人民。

“我们这代人单纯,走哪儿都一个信念,党和国家需要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一年,桂世澄的儿子桂卫星才8岁,当时十堰条件又艰苦,“有没有思想斗争?有!但医疗人才太缺,我不上谁上?”桂世澄至今仍记得当年赴十堰的情形:大清早从汉口出发,颠簸到中午才到襄阳,傍晚6点多才到郧阳。

初到十堰,儿科就他一个医生,培训、临床、教学、科研都是他一人扛。手写教材,无资料索引,只能凭扎实的记忆功底,先搭框架,再在实践中点滴完善。他的妻子顾群仙本是护士,他每天教她临床儿科知识。一次为抢救一个消化道大出血的6岁孩子,输血十几次桂世澄才抢救成功。累瘫在工作岗位的他,仍闭眼复述手术的每一个细节,妻子认真记录,后来这个病例被编入医学教材。

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桂世澄常年以病房为家,凡事都亲力亲为,并要求其他医生无论何时,一旦碰到特殊病人必须报告,由他亲自接诊。他突破重重困难,主持了科研课题“蝉素栓治疗新生儿破伤风的疗效观察”,经鉴定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在他的影响下,儿科遵循“传帮带”的优良传统,培养造就了一大批专业人才。

而今,他参与创建的原郧阳医学院,即今天的湖北医药学院,已成为教育部“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试点高校。太和医院儿科仅高级职称专家就达30多人,连续四届以第一名的成绩被授予湖北省省级重点专科。

一份执着

94岁高龄仍每周坐诊4次

桂世澄的住房是1971年建的,90平方米,他在意的是离医院近。

他每周4次坐诊,7点半准时出门,步行去医院。“每天动一动,身体才会好。你们年轻人要注意生活方式呀,人一出生体内就是有病菌的,病不是外来的,是你免疫力下降病菌冒出来的。我一直就一个愿望,盼所有人都科学生活,都健康。”

儿科每天就诊的人多,每天早上8点医院放号,半小时后他的专家号就排满了。

“桂医生,我儿子已经咳嗽半个月了,仍不见好转。”桂世澄接过患者家属提供的病历认真看完后,拿起听诊器对患儿的肺部仔细听诊。“还好,肺部没有感染,我再给你换一种药试试看。”

“我想给孩子打几针,打针来得快。”孩子家长焦急地说。“这是误导,这么小的孩子,哪有经常打针的。这样吧,我再给你换一种药,回去喝几天,如果还没好,再来找我,这是我的坐诊时间。”桂世澄把坐诊时间写在一张纸上,递给患儿家长。

一上午的时间,桂世澄接诊了20多名病人。医院担心他身体吃不消,特意规定每周一、三、五、六上午是他的坐诊时间,每天只看20名患者。即便有这样的规定,但总有没挂到号的患者家属,前来咨询一些疑难杂症。

曾有一名陕西的患儿,家长一大早赶到太和医院慕名挂桂世澄的号,可在9点之前他的号就挂完了。患儿家属急得在门诊大厅哭了起来:“我的孩子咳嗽一直不见好转,我大老远专程来挂桂老的号,可又挂完了。”听了患者家属的哭诉,桂世澄二话没说,免费为这名小患儿看病。

桂世澄教授还十分体贴关心病人。十堰市位于秦巴山区,一部分病人还看不起病。为了减轻患者负担,桂世澄教授会根据病情,尽量开便宜药。他说“药不分贵贱,治好病就行。”他每次在接诊患儿时,会仔细看病历,询问家长上次吃的什么药,如果效果好,先不开药,建议回去观察两天再来。如果效果不好,他在换药时尽量选择功效差不多又比较便宜的药使用。

桂世澄教授感叹:“已到暮年还能继续为患儿看病,感到十分开心。”他说,“我要坚持坐诊到一百岁。”

一生传承

子承父业以救死扶伤为荣

据了解,现在仅太和医院就有30多名教授师承于桂世澄。直到1983年他才没任教,一生桃李芬芳,杏林春满。而其独子桂卫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今年61岁的桂卫星,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太和医院儿科工作,如今已成为著名的儿科专家,太和医院的儿科带头人。

桂卫星打小就立志做像父亲那样的人,也投身儿科医学事业。“父亲没要求,是我自己选择的。”桂卫星说,“父亲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是敬业,二是不发脾气,发脾气是行医的大忌。儿科医生太缺乏,桂卫星退休后也被返聘,两位“退休桂教授”同处一个科室,在十堰医疗界被传为一段佳话。

在儿子桂卫星的眼里,“父亲是我的偶像,他对待病人真诚、和蔼,将病人当做自己的亲人;他淡泊名利,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与人为善,从不和他人发脾气。正是父亲的言传身教,深深感染、影响着我。”

桂卫星介绍,曾经有一名小女孩患了重病,后来经过桂老及时抢救,小女孩转危为安,后来健康成长。从此,桂老成了这个小女孩家里的恩人。2000年,女孩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为了报答恩人,将自己第一个月工资1000多元,全部邮寄给桂老以表感激之情。可桂世澄让儿子桂卫星把钱捐给了希望工程。“直到现在,父亲经常会收到一些患者匿名送来的礼金,但他从不接收。”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

上一篇:荆楚风光都藏在这10条路线里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