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科技时代

旗下栏目:

宁静怒怼网友:90后大男孩帮老人步入科技时代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湖北日报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2
摘要:90后大男孩帮老人步入科技时代 大男孩,科技时代,步入

(原标题:90后大男孩帮老人步入科技时代)

第9期

姓名:程浩 年龄:26岁

社区:海淀区天秀花园社区

榜样说:我做志愿服务,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有人会问:志愿服务对你有帮助吗?不赚钱的事你也做?做志愿服务没用、浪费时间、你闲得慌。我想说做志愿服务真正能体会到助人自助,同时也会影响自己及身边,不信你先做一次志愿服务试试?不做怎么知道不好。

26岁的程浩,瘦高身材,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起话来总喜欢眯着眼轻笑。初次见面,很难想象这个文静的90后大男孩,已参与公益服务近8年时间。

从高中第一次参与学校组织的去敬老院关爱老人,程浩就已经和公益结下不解之缘,大学直至毕业工作,2013年底,在参加各种志愿活动后,带着“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想要帮助更多人”的想法,创办了“北京壹家人爱心联盟”。

今年11月初,“壹家人”成立3年,志愿者从最初的20个人,发展到如今的700多人。关于未来,程浩很坚定,“还想着再多几个3年,只要人还在,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两个月

团队走过彷徨和迷茫

2013年,初到北京,程浩不过23岁,总有着北漂的孤独感。

他时常回想起,农村的父母帮着邻里干农活,帮着收庄稼,给身体不好的邻居做爱喝的豌豆面汤,邻居也会给父母“搭把手”,村子里的温馨和谐常常触动着他。

“我也希望帮助更多的人,真正去做一点事,可是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2013年底,他和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办了“北京壹家人爱心联盟”。

团队成立的最初两个月,是程浩和志愿者的迷茫期。

程浩曾组织20多名志愿者去香山捡垃圾。发放黑色垃圾袋,小夹子,手套,从山脚一直捡到山顶。途中各种塑料袋、果核、饮料瓶,往往一趟下来,每个人都是好几包垃圾。

“行人看见我们在捡垃圾,大多会收敛。但有时刚捡完,后面立马有人扔。”志愿者们通常会避免和丢垃圾者产生冲突,但有时也忍不住劝说,有次对方竟然怒道,“我们不扔留着你们干啥”。

捡垃圾的项目没坚持下去,作为组织者需要保证每一个志愿者的人身安全,而这个活动中,不安全的因素太多。

程浩也曾带着团队去过昌平的孤儿院,志愿者们陪着孩子讲故事,做游戏。整个活动充满欢乐,可一旦结束,程浩心里总有抑制不住的难受和无力感。

孤儿院的孩子们本身都很不幸,志愿者流动性大,刚和孩子们建立了友好关系,后期又不再过去,会在孩子们的盼望中产生落差。“能帮助的太少,又怕再次给孩子们带来伤害。”

两次之后,孤儿院的活动也停滞下来。

2014年春节过后,程浩开始和团队思考,并将目标定位在社区扶老。“现在科技社会里,老人什么都不缺,但孩子不在身边,却越来越孤独,需要社会的关注和陪伴。”

30天

“敲开第一个社区的大门”

没有品牌和影响力,没有一个成功的扶老活动经历,初期,程浩和团队得不到任何社区的信任和支持。

“你们是骗子吧,是来做广告的吧,是来推销保健产品的,肯定想从中赚钱……”这样的质疑声很多,甚至有人骂他,“别是披着羊皮的狼”。

每隔几天,程浩就要尝试一个新的社区,找到书记或主任谈项目,一连10多个社区,却一家也没谈成。程浩很疲惫,也有过绝望,好像每天大部分时间是在路上,走着走着都会发呆陷入沉思。

1个多月后,程浩终于敲开第一家社区的大门。

在海淀区育新花园,社区主任终于松口,同意团队过来办活动,教社区老人上网,并坦言告知“你们先试一次看看,要是不好,以后就别再来了。”

第一次的成功尝试,程浩坚定了信念,并给这个项目取了个响亮的名字:与长者一起步入科技时代。他开始带着团队走进社区,教老人上网、使用手机,适应年轻人的科技生活,也会根据不同社区老人的需求,去定制不同项目。

2014年,在丰台西洼地社区,团队曾坚持一年时间,教会老人使用Photoshop的基本技术。

“老人大多是航天部退休人员,文化水平较高,平时喜欢旅游拍照,想把照片P得更好看点。”由于项目难,除在网上发布招募信息,程浩也私下找朋友介绍,去不同学校寻找,并最终确定了30多位老师。

每周一次课,老师虽是流动的,但每次总确定几位甚至十几位老师,手把手授课。“每次课堂上都有固定的10多个老人,每期都来,学得很慢,但老人的热情,让我们没办法中途停止。”

70多岁的张老先生参加了全年活动,一周刚开始就盼望赶紧到周末,“如果每周末不参加他们的大课堂,就感觉生活过得不充实。”

3年

“感觉像家一样温暖”

今年11月初,团队已成立三年,公益和工作,两者如何权衡,是程浩和所有志愿者要考虑的问题。

团队活动很多是在工作日,程浩不得不经常请假,最多时,甚至连续多次每周请一次假。不想被知道是为了做公益活动,就假装身体不舒服。

“日子久了,领导以为我身体很不好,成了大家的 照顾对象 ,下班时间都比别人要早。”程浩笑了笑称,为方便请假,自己也不去解释。

3年时间,程浩也曾想过放弃,甚至想把团队交给别人。

但面对其他志愿者的鼓舞,不同服务对象的求助,程浩再次坚定下来,“有团队在,大家互相支撑,没有过不去的坎。”

3年时间,相较于那些挫折和失意,程浩收获得更多。

“对于自己,每组织和参加一次活动,都是一个成长和进步的过程。更重要的是,每次活动之后,心中的满足和幸福感,付出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他很满足。

每次走在社区,总有叔叔阿姨亲切地和他招呼,程浩再笑着聊几句,甚至总有邀请自己去家里吃饭,间接着要给自己介绍女友,“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这里很温暖,就像家一样”。

在同伴郭彤华眼里,程浩则有着超越这个年龄的成熟和稳重。

“只要有热情,就可以去参与志愿服务。但是要作为组织和管理者,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这不是仅凭热情就可以的,他更需要一种坚定的信念。”郭彤华评价。

今年9月,程浩辞职,选择创业,程浩说,希望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从事公益事业。也希望自己更有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

【大家问】

新京报:“北京知道”公号留言里很多人给你点赞,你怎么看待,有什么感想?

答:说实话我挺感动的,特别感激朋友们对我以及整个团队的支持。给了我把公益进行到底的信心。

刘建华(美洲虎):请问你是怎样处理志愿服务与家庭生活之间冲突的?

答:一开始,这两者之间的冲突真的是很难避免。只能选择其一,后面我也思考过很多,比如小长假的时候,会接父母来北京,带他们去参加公益活动,组建一个志愿家庭,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公益和陪伴家人的事情也能更好地去处理。非常感谢父母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影响生活肯定是有的,尤其是管理团队。只能挤出自己的时间去做公益,也会分一部分到学习中,充实生活。这样让自己的每一天过得有意义吧。

Daybreak:不知道志愿者怎么样可以参加呢?想加入。

答:欢迎所有爱心人士加入壹家人爱心联盟,共同传递爱的力量。感兴趣的志愿者请发送个人简历到yijiaren_hr@sina.com或关注微信公众号(北京市壹家人爱心联盟)详细咨询。

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

(原标题:90后大男孩帮老人步入科技时代)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