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理论周刊

旗下栏目:

绿色矿山建设的理论依据浅探

来源:未知 作者:湖北日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4
摘要:绿色矿山建设的理论依据浅探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也就是说,理论是实践的先导,思想是行动的指南。 生态文明以一种全新的范式对人类社会发展内涵和进程进行诠释,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进步,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新阶段。在解决温饱并基
绿色矿山建设的理论依据浅探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也就是说,理论是实践的先导,思想是行动的指南。
  生态文明以一种全新的范式对人类社会发展内涵和进程进行诠释,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进步,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新阶段。在解决温饱并基本实现小康以后,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以保护生态环境优先,建设生态文明,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成为中国人民孜孜以求的愿望。
  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实践中,更集中注重生态问题,提出了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以后,中国共产党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列入“五位一体”的总体战略,成为美丽“中国梦”的重要内容。
  绿色矿山建设是我国近年来在国内自然条件和国际政治条件的双重约束之下做出的一种必然选择,是对工业文明时代矿业粗放式、掠夺式开发的扬弃,也是在人类社会跨入生态文明时代后,在全球性生态危机条件下,中国对资源产业特别是矿业可持续科学发展的一种实践探索,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寻根溯源,于理有据,那么,绿色矿业建设的理论依据与支撑是什么呢?本文不揣冒昧,拟在这方面做一探讨,以就教于这方面的专家。
  一、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论述是绿色矿山建设的理论基础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英国的确立,人类文明出现第二个重大转折,即从农业文明转向工业文明。优质的煤矿与适量的铁矿珠联璧合,为英国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而煤炭开发与生物能源的利用,则共同创造了工业革命的壮丽景象。
  从英国开始的工业革命,促进了机器的大规模制造和使用,催生了蒸汽机、内燃机、电气化等重大技术与产业革命,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生产力,不仅使社会经济获得了空前的发展,使人类工业文明前进了一大步,也给人类创造了巨额的物质财富和精神遗产。
  英国工业革命不仅使英国迅速崛起,也促进了欧洲人口的增长,推动了欧洲的城市化进程,刺激了欧洲财富的增加。反过来,欧洲的发展又为英国提供了巨大的市场,为英国积累了原始资本,更为英国进行海外贸易和殖民扩张,掠夺包括廉价的矿产资源在内的广阔的原料地和海外市场提供了物质与财富基础。
  如果说在原始文明时代,人是自然神的奴隶,在农业文明时代,人是在神支配下的自然的主人,那么,在工业文明时代,就是一个人类控制和改造自然取得空前胜利的时代,人类和自然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人类仿佛觉得自己已成为征服和驾驭自然的“神”。在工业文明的发源地英国,人们认为,人类只须凭借知识就足以征服自然,成为自然的主人 。
  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曾经陶醉于征服自然的辉煌胜利的人们开始认识到,工业文明在给人类带来优越生活条件的同时,由于对自然资源的开发,超出了自然界的承受极限,违背了自然规律,也让人们饱尝了自然对人类的“报复”。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人类社会发展的深度观察,对工业革命、工业文明、人与自然关系的分析,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解剖,逐步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生态观。
  马克思主义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论述具体呈现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自然辩证法》、《资本论》等多部经典著作中。作为研究自然、社会和人类发展规律的完整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从自然先在性、人与自然的物质交换、自然资源循环利用、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等多个角度论述了人与自然的统一。
  首先,马克思主义从本体论的高度阐述了人与自然的统一。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是自然界的产物,是在他们的环境中并且和这个环境一起发展起来的”,“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无论人类有多强大的主观能动性,有多深邃的理性精神,都无法摆脱对自然界的依赖并受其制约。这从本体论上将人与自然统一起来,人类存在于自然界中,而不在其之外,人类在某种意义上要依赖于自然界,因而,我们要与自然和谐相处而不应凌驾于其之上。
  其次,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与自然实现统一的物质形式和社会历史形式,归纳了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人类文明演进规律。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与自然联系的中介是实践活动,在实践活动中,自然界成为人们的劳动对象,是人们借以获得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源泉。“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
  但也正是通过社会实践活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导致了人类对自然界资源的过度利用和野蛮开发,最终引发了人与自然界的矛盾。马克思、恩格斯对人类施暴于自然的造孽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恩格斯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
  马克思主义生态自然观强调要改造客观世界,同时也强调要尊重、顺应客观规律,实现人与自然的协同进化、和谐发展,必须变革社会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以及由社会制度所规定的社会政策、规范及规则,构建以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为基本取向的社会制度。
  再次,马克思主义率先厘清了矿业开发与保护的关系。马克思分析指出:“劳动生产率也是和自然条件联系在一起的,这些自然条件所能提供的东西往往随着由社会条件决定的生产率的提高而相应地减少……我们只要想一想决定大部分原料数量的季节的影响,森林、煤矿、铁矿的枯竭等等,就明白了。”在这里,马克思用“枯竭”二字来表明资源利用的不可持续性。虽然没有关于绿色矿山概念的直接表述,但马克思主义提出,人类的生存不仅依赖于土地和森林,而且还必须依赖于大量的矿产资源等。但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无限的,而矿产资源的藏量是有限的,所以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矿产资源的藏量将会日益减少,从而对人类社会的持续发展造成威胁。也就是说,矿产资源是有限的,毫无节制的开发会导致资源“枯竭”。因此,人类要化解人类需求与资源短缺的矛盾,保障人类社会的持续发展,必须放弃传统矿业开发中过时的理念,珍惜、保护和适度开发矿产资源。马克思甚至曾从矿产品价值的角度来研究、探索如何通过价格规律、经济规律来调节对矿产资源的开发。比如,马克思举例说:“金刚石在地壳中是很稀少的,因而发现金刚石平均要花很多劳动时间。因此,很小一块金刚石就代表很多劳动……如果发现富矿,同一劳动量就会表现为更多的金刚石,金刚石的价值就会降低。假如能用不多的劳动把煤转化为金刚石,金刚石的价值就会低于砖的价值。”就是说,金刚石价值昂贵不是因为它绚丽夺人,而是因为要得到它需要投入很多劳动。
  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是建立在实践基础上的,不仅诠释了人与自然处于何种关系之中,同时也提出了解决办法,就是只有建立在尊重自然规律基础上的矿业实践活动,才能够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深入理解这些思想的实践维度,对于当代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矿山建设具有重要启示。
  二、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是绿色矿山建设的理论核心
  余村位于湖州市安吉县天荒坪镇,因境内天目山余脉余岭而得名,占地4.86平方公里,三面环山,一条小溪从中穿过,是一个典型的山村。而这个村,正是同志提出著名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的地方。
  为什么会是余村呢?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湖州石灰岩品质优良。上世纪9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湖州一度成为长三角建筑石料的主要供应地。也就是那个时候,凭着优质的石灰岩资源,余村人先后建起了石灰窑,办起了砖厂、水泥厂等资源型经济实体,成为其时全县最大的石灰岩开采区。当时全村280户村民,一半以上的家庭有人在矿区务工。石矿也被村民称为全村人的“命根子”,“石头经济”模式曾让余村风光无限。
  村强了,民富了,村民都把孩子送出去,没什么年轻人愿意回来。因为,开山采矿,炮声隆隆,浓烟滚滚。经年累月的开采,让这片曾经的“江南清丽地”因此蒙尘:淤泥沉积,部分河床在35年内抬高了2米;昔日“桃花流水鳜鱼肥”的东苕溪,部分断面“比黄河水还要浑浊”。按老百姓的话说,山是黄的,水是浑的,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快速完成其他国家几百年的发展任务,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位,创造了惊人奇迹。但与此同时,长期粗放式、压缩式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的矛盾和问题,特别是许多地方、不少领域没有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以无节制消耗资源、破坏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导致能源资源、生态环境问题越来越突出。发达国家一两百年出现的环境问题,在我国30多年来的快速发展中集中爆发,这种旧的经济发展方式若再不改变,资源环境将难以支撑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2002年12月,来浙江工作不久的,在主持浙江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体(扩大)会议时提出,要积极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建设“绿色浙江”为目标,以建设生态省为主要载体,努力保持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在重视和推动下,浙江于2003年1月成为全国第5个生态省建设试点省。在2003年7月的浙江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习近平把“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作为“八八战略”的重要一条正式提出。这一决策,迅速传导到浙江每个县、每个村。
  从2003年起,余村相继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安吉,成为全国首个国家生态县。茫茫大竹海,不仅吸引导演李安前来拍摄《卧虎藏龙》,也带来了一拨拨大城市的游客。
  2005年的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同志来到了浙江余村进行调研。在村委会会议室里召开的座谈会上,当听到村里下决心关掉了石矿,停掉了水泥厂,现在靠发展生态旅游让农民借景发财,实现了“景美户富人和”,习近平给予了高度的肯定。他说,“一定不要再去想走老路,还是要迷恋过去那种发展模式。所以刚才你们讲到下决心停掉一些矿山,这个都是高明之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
  调研余村9天之后,以笔名“哲欣”在头版“之江新语”栏目中发表《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短评。文中指出,我们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经济与社会的和谐。通俗地讲,就是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他还进一步论述了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辩证关系,“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既会产生矛盾,又可辩证统一。”
  2006年3月8日,在中国人民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进一步深刻阐述了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三个发展阶段的问题。他说:“在实践中对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这‘两座山’之间关系的认识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用绿水青山去换金山银山,不考虑或者很少考虑环境的承载能力,一味索取资源。第二个阶段是既要金山银山,但是也要保住绿水青山,这时候经济发展和资源匮乏、环境恶化之间的矛盾开始凸显出来,人们意识到环境是我们生存发展的根本,要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第三个阶段是认识到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种的常青树就是揺钱树,生态优势变成经济优势,形成了浑然一体、和谐统一的关系,这一阶段是一种更高的境界。”
  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思想不断丰富、发展与完善。他站在中华民族永续发展、人类文明发展的高度,明确地把生态文明作为继农业、工业文明之后的一个新阶段,指出生态文明建设是政治,关乎人民主体地位的体现、共产党执政基础的巩固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实现。
  在主持起草的党的十八大报告中,生态文明建设成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内容,被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并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党的十八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写入党章。
  2013年9月7日,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并回答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他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指出:“必须加快推动生产方式绿色化,构建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大幅提高经济绿色化程度,加快发展绿色产业,形成经济社会发展新的增长点。”
  2016年5月,总书记在全国“三科”大会发表《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而奋斗》的重要讲话中指出:“绿色发展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必然要求,代表了当今科技和产业变革方向,是最有前途的发展领域。人类发展活动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否则就会受到大自然的报复。”
  2017年10月18日,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2019年3月5日下午,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提出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四个一”:即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生态文明建设是其中一位,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中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其中一条基本方略,在新发展理念中绿色是其中一大理念,在三大攻坚战中污染防治是其中一大攻坚战。这“四个一”体现了我们党对生态文明建设规律的把握,体现了生态文明建设在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的地位,体现了党对建设生态文明的部署和要求。
  需要指出的是,同志的“两山论”拒绝的是浪费资源、破坏环境的资源开发,并不排斥资源能源的合理开发。他指出:“要牢固树立生态红线的观念,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力度”,坚决克服把保护生态与发展生产力对立起来的传统思维,下大决心、花大气力改变不合理的产业结构、资源利用方式、能源结构、空间布局、生活方式,决不以牺牲环境、浪费资源为代价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共赢。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

上一篇:中医理论研究取得重大突破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