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理论周刊

旗下栏目:

让“理论之树”常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湖北日报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5
摘要:提起党报理论版,很多人的印象是:文章四平八稳、长篇大论;版面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这种印象不仅一般读者有,就连许多理论版编辑也有,甚至认为理论版就应该是

提起党报理论版,很多人的印象是:文章四平八稳、长篇大论;版面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这种印象不仅一般读者有,就连许多理论版编辑也有,甚至认为理论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应该说,这是思想认识上的误区。事实上,理论版并没有硬性的文章模式要求,没有具体的文体要求,也没有规定具体的内容。谁也没有说过党报理论版的文体和内容必须如何如何,但是时间长了,就无形中将以往的文体和内容、形式等固化、程式化起来,成为一种思维定势,成为一种束缚。记得十几年前我正准备入行做理论版编辑时,身边就有热心人问我:理论文章还有人看吗?委婉一点的就说:理论太“曲高和寡”了吧?老实说,当时我自己也感到含糊。但我在接触到北京日报《理论周刊》之后,发现这里另有天地。尽管当时的《理论周刊》刚创刊两年多,但它紧扣北京日报主要面向普通机关干部、市民的特点,将四个版面延展为“大理论”范畴,既有理论阐释、理论研究,也有学术进展、热点分析,甚至包括了文史、读书等领域的内容,所刊发的文章在具有思想性、理论性的同时,兼具学术性、现实性、可读性和实用性,突破了传统理论版的局限,达到了杂花生树的效果。“权威前沿、联系实际、贴近读者、创新可读”,是《理论周刊》的突出特色。我打心底里赞同《理论周刊》的办刊理念,并愿意为之奋斗,就这样一直工作到今天。下面我就把从前辈老师和同事那里学到的办刊理念,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点体会。

提起党报理论版,很多人的印象是:文章四平八稳、长篇大论;版面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这种印象不仅一般读者有,就连许多理论版编辑也有,甚至认为理论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应该说,这是思想认识上的误区。事实上,理论版并没有硬性的文章模式要求,没有具体的文体要求,也没有规定具体的内容。谁也没有说过党报理论版的文体和内容必须如何如何,但是时间长了,就无形中将以往的文体和内容、形式等固化、程式化起来,成为一种思维定势,成为一种束缚。记得十几年前我正准备入行做理论版编辑时,身边就有热心人问我:理论文章还有人看吗?委婉一点的就说:理论太“曲高和寡”了吧?老实说,当时我自己也感到含糊。但我在接触到北京日报《理论周刊》之后,发现这里另有天地。尽管当时的《理论周刊》刚创刊两年多,但它紧扣北京日报主要面向普通机关干部、市民的特点,将四个版面延展为“大理论”范畴,既有理论阐释、理论研究,也有学术进展、热点分析,甚至包括了文史、读书等领域的内容,所刊发的文章在具有思想性、理论性的同时,兼具学术性、现实性、可读性和实用性,突破了传统理论版的局限,达到了杂花生树的效果。“权威前沿、联系实际、贴近读者、创新可读”,是《理论周刊》的突出特色。我打心底里赞同《理论周刊》的办刊理念,并愿意为之奋斗,就这样一直工作到今天。下面我就把从前辈老师和同事那里学到的办刊理念,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点体会。

  树立“名家意识”,跟着大专家找好选题

  要想做好理论宣传,编辑的眼光就要盯着理论大家、理论名家。为什么呢?我们都知道,广告宣传讲求“名人效应”,其实,理论宣传也有名人、名家效应。同样的文章,普通人写,可能没人看;名家写了,读者可能就要浏览一遍,甚至认真看一看。而且名家写的文章往往视野广、观点新、说理透、写法活,不负读者的厚望。正因为如此,《理论周刊》从创刊开始就把请名家撰稿作为实施“一流战略”、打造“精品工程”的重点。经过多年不懈努力,费孝通、于光远、吴江、季羡林、任继愈、龚育之、陆学艺、郑必坚、许嘉璐、李君如、王梦奎、厉以宁、吴敬琏、吴树青、刘国光、卫兴华、周有光、戴逸、李忠杰、冷溶、魏杰、叶小文、梁衡等一大批名家都成了《理论周刊》的铁杆作者。

  堪称大师级的学者季羡林、任继愈先生,生前十分关心《理论周刊》。季羡林先生在有了关于中国文化的新看法后,虽然年事已高,仍及时写来稿件《论东西文化的互补关系》;任继愈先生在接到我们通过习五一教授转送的关于无神论宣传的约稿要求后,因眼疾无法亲自动笔,就通过口述让助手帮助整理,整理完后,助手再一字一句地念,按照任先生的意见改,最终写成《理直气壮地宣传科学无神论》一文。我在听到习教授讲述稿件写作经过后,深为任先生这种不辞辛劳传播科学理论且认真负责的态度感动。这篇文章篇幅不长,只有2000多字,但直指社会上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近年来,一些巫术、迷信和伪科学等消极文化沉渣泛起。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对科学无神论的宣传和研究,却有弱化之势,有的对宣传无神论心存顾虑,也有的把宣传无神论与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对立起来,甚至有的地方出现“有神论有人讲,无神论无人讲”的状况。文章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鲜明地提出:宣传无神论,与《宪法》中规定的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与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要理直气壮地宣传无神论。

  党史党建方面的名家也很关注支持《理论周刊》。比如,胡绳先生给《理论周刊》文史版题写版名,一直沿用至今。参与编辑《邓小平文选》三卷并多次参与党代会报告起草工作的郑必坚、龚育之同志是党史大家、理论大家,他们提供的理论文章,站得高,讲得深,把握得准。关于编辑工作,龚育之同志还给《理论周刊》提过很高明的意见。

  经济学家厉以宁,人称“厉股份”,他的很多主张都对改革产生了重大影响。每次向他约稿,他都在百忙中支持。前几年,全球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中,中国经济形势虽有所好转,但普通民众仍感觉中国经济形势和走势都不很明朗。厉以宁在《理论周刊》发表《我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几个判断》,文章分析很到位,有读者打电话说,读完此文,建立了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此文发表后,他又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其观点就是建立在此文基础之上的。厉教授不光研究经济,还善写诗词,出版过诗集。在向他约稿时,他一下子给我传真过来十几首,后来我们陆续选登了一些。经济学家刘国光,现已90多岁,他的很多理论观点也对改革开放产生了重大影响,也曾多次给《理论周刊》赐稿支持。

  抓住了大专家、好作者,就能比较容易地抓住好选题。这是做好理论版的一个捷径。大量国内一流或知名专家学者的加入,使《理论周刊》刊发了大量一流的文章,从而跃上了一个较高的层面。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理论名家成就了《理论周刊》。

  树立“读者意识”,引导专家写读者爱看的文章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