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食品资讯

旗下栏目:

阿拉善英雄会:凌晨三点园区仍灯火通明 2000名保安还是管不过来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湖北日报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09
摘要:持续5天的阿拉善英雄会,给腾格里沙漠带去了一场狂欢。 很难想象,这处建在荒漠,10分钟就能开车绕一圈的会场,在国庆假期,车流高达40万辆次,游客超过120万人次。 空前的规模,加上撞车、斗殴事件,甚至似有似无的“香艳”谣传,都让本届英雄会受到极大

持续5天的阿拉善英雄会,给腾格里沙漠带去了一场狂欢。

很难想象,这处建在荒漠,10分钟就能开车绕一圈的会场,在国庆假期,车流高达40万辆次,游客超过120万人次。

空前的规模,加上撞车、斗殴事件,甚至似有似无的“香艳”谣传,都让本届英雄会受到极大关注,也迎来了公众对管理失序的质疑。

以越野赛事闻名的英雄会,本次参会的越野爱好者却不足3成。运营方总指挥赵坚珂坦言,“游客人数远远超出了园区的承载能力。”不少人聊起这次参会,也会特别提起混乱的场景,“堵车8小时”、“满地的垃圾”甚至是“开进草场的车”。

在沙漠扎根6年,如今的英雄会已经是阿拉善左旗政府着力打造的文旅品牌,在今年3.7亿元旅游收入的背后,是游客留下的“2049车垃圾”。

面对这些问题,举办方也开始思考英雄会的未来。

大会结束后,内蒙古日报发表文章,称“要正视问题才能不断进步”。阿拉善盟文旅部门也提出建议:英雄会会场要拓宽道路,落实园区质量标准,将加强监管高效运作。

赵坚珂直言,作为旅游项目,英雄会需要游客,但是还没在数量和质量上找到平衡。

全文5965字 阅读约需10分钟

▲视频|狂欢后的阿拉善:园区拆卸,运营方承认超预期人数带来管理难题。

▲图片来自阿拉善英雄会官方公号。

“盛大得超乎想象”

一条笔直的公路伸进腾格里沙漠。

从阿拉善左旗城区一路往西,视线逐渐被金黄的沙丘淹没。60公里后,就能看到耸立在荒漠中的3座牌楼。

这里就是阿拉善英雄会会场。2016年英雄会开始正式在此落地,它已承办了3届英雄会赛事。

会场不大,长宽都只有3公里多,开车10分钟就能绕行一圈。由铁栏围出的十几块场地,有供穿沙越野的体验区,也有给参会者提供的营地和蒙古包。除了一栋闲置的办公楼,会场没有太多实体建筑。

所谓的英雄会,是以汽车越野为主题的活动。2006年,第一场英雄会由汽车论坛“越野e族”举办,相继在翁牛特旗、库布齐沙漠等地举办,2011年落户腾格里沙漠,2013年,阿拉善被确定为永久举办地。

落地阿拉善后,英雄会的名气也逐渐壮大。2016年,英雄会会场选址腾格里沙漠,正式“安家”。

老孟在筹建时就跟着工程队进场,搭几排简易板房,为工人提供食宿。那时候,这里是个不毛之地,城里的上百号工人,早上走一个多小时的土路赶来,干一天活,顾不上吃晚饭再赶回城里。最初的会场工程简单,几条水泥路,一圈大围栏,5月进场8月收工。

让老孟意外的是,这个简陋的会场,第一年就迎来了几十万游客。他也干脆把工棚改成农家乐,连名字都来不及取就开始营业了。

英雄会的游客一年多过一年,“到处塞满了车和人。”到了今年,老孟的农家乐里,卫生间都没有的板房卖到了800元一间,仅凭几道农家小炒也能忙活到深夜。

根据阿拉善左旗政府公布的数据,本次第14届英雄会在10月1日至5日的活动期间,迎来车次40万辆,游客人数超过120万人。

10月6日,活动闭幕后,英雄会在其微信公众号上这么形容,“它的盛大超乎想象。”

已经参加5届的越野爱好者“大师兄”,在“十一”当天带着车队从兰州赶到会场,57辆车、170名成员的队伍,在参会车队中并不起眼。在他看来,这是国内仅有的越野“盛会”,大家在这儿呆上两三天,看看越野比赛,开车穿个沙漠,是难得的体验,哪怕是远在海南的车友都会如期赶来。

“会场就是个不夜城。”“大师兄”回忆,白天,成群的越野车插着小旗,轰鸣穿梭;晚上,有烟火、无人机表演,年轻的朋友还会买门票挤进电音场内狂欢,常常到了凌晨两三点,园区还灯火通明。

▲图片来自阿拉善英雄会官方公号。

“两千多保安还是管不过来”

如果把英雄会比喻成一辆小汽车,那么这块面积只有9.9平方公里的会场显然“超载”了。

荒漠中每天聚集着数十万人。这个规模无论是对常住人口只有十多万的阿左旗城区,还是“十里无人烟”的腾格里沙漠,都堪称庞大。

有人用无人机记录下开幕首日的画面:会场成了停车场,每一块空地都被汽车占据。镜头之外,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还有几公里的汽车长龙在等候。

“大师兄”的车当时距离会场仅两公里,但走完花了8个小时。

一名牧民回忆,英雄会开幕的前两天,每天上万辆车堵在315省道上,一堵就是半天,这条路是阿拉善左旗通往会场的唯一公路,“堵上十几公里也正常。”

混乱,是“大师兄”的另一重要印象。到达会场后,他还组织车友,穿上自备的荧光马甲帮助交警指挥交通,而交警面对如此严重的拥堵也无计可施。他见过有人开车穿沙而过,有人逆行绕路,甚至有车主不听指挥与交警发生口角。

这背后有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游客数量远远超过了英雄会的承载能力。”

按照本届英雄会运营方总指挥赵坚珂早期的估算,此次参会的越野车辆应该在10万辆以内,120万人是他“想都没想过的”。

9月中旬就开放报名的英雄会,虽说不收门票费,但要报名成为会员车辆,要缴纳120元保险费,凭借专属车贴才能进入会场。

赵坚珂称,这120元意外险20天内有效,最高赔付100万元,专业越野车的车主大多会买。运营方共印制了6万套,最终发放5.3万套。也就是说,赶赴会场的40万辆车中,大部分是非专业的游客车辆。

“车和人太多,会场空间和交通能力有限,而且很多没法越野的轿车、SUV都开来了,管理很麻烦。”赵坚珂举例称,很多非专业车辆开进沙地,然后陷进去,又要救援还会堵车。“我们会场的救援队,一天要救援十几辆车。”

赵坚珂还提到,会场除了宿营区外,只能容纳7000人的食宿,所以要求非会员车辆不能进场,在场外设置了7个可容纳5万辆车的停车场。“但是,在开幕后,很多人和车涌进会场,会场围栏都被冲坏了。会场内还有很多商贩进入,赶都赶不走。为了维持秩序,我们请的保安就有两千多名,但是对比起来数量还是太少了,根本管不过来。”

本届英雄会的主办方是阿拉善左旗政府主办,另有多家企业合作运营。跟往届的区别是,越野爱好者居多的英雄会逐渐被慕名而来的游客淹没,这种商业运作也是一次新的尝试。

赵坚珂作为运营方也感到困惑,“英雄会发展成旅游项目,我们需要大量的游客来带动,但如此大的规模确实难以承载。”

接二连三的“非议”

赵坚珂没想到的是,相比管理难题,英雄会接二连三的“非议”更难以招架。

“大师兄”是越野e族兰州分队的领队,已经连续多年参加英雄会。在这位越野爱好者眼中,英雄会是个体现中国越野汽车文化的圈子,但今年,有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传言。

“从开幕第三天开始,英雄会的负面信息大量涌来。社交平台上很多视频,有撞车事故的,还有‘香艳事件’,有人说,英雄会是沙漠版的‘海天盛筵’。”这些消息让英雄会遭到热议。

记者留意到,10月3日起,有网传消息称,英雄会上翻车事故导致“死了14个人”。次日,阿左旗政府就回应称,部分越野车发生了事故,有人轻微受伤,但并未造成人员重伤或者死亡。

赵坚珂告诉记者,英雄会期间,穿沙几乎是越野爱好者的必玩项目,沙丘上玩车的人很多,“穿沙对车技和车况要求很高,一些沙丘高的有百米,一次拐弯和刹车都可能导致翻车,碰到盲区也会相撞。”

▲10月12日,英雄会会场附近,游客开车穿沙时陷进沙地。新京报记者 李明 摄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