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希望工程

旗下栏目:

小凉山助学:漫漫长路,那些孩子,那些爱!

来源:未知 作者:湖北日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4
摘要:小凉山助学:漫漫长路,那些孩子,那些爱! 2019年3月8日我从沈阳飞到丽江,这是春节后的第一次出行,近7个小时飞行折腾身体有点累,但心里更着急,我这次主要是奔着小凉山七个贫困孩子而来,一直在资助他们,最近遇到点困难做不下去了,必须来解决一下。 到
小凉山助学:漫漫长路,那些孩子,那些爱! 

2019年3月8日我从沈阳飞到丽江,这是春节后的第一次出行,近7个小时飞行折腾身体有点累,但心里更着急,我这次主要是奔着小凉山七个贫困孩子而来,一直在资助他们,最近遇到点困难做不下去了,必须来解决一下。

 

到目的地后,丽江的“合玥客栈”接待了我,给我提供免费住宿和餐饮,后来又派人陪同我去宁蒗,他们不放心我一个人进入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怕我遇到麻烦。

 

我在宁蒗县某乡帮助七个贫困孩子读书已经第四个年头了,这之前是由当地一家超市作为物资和资金发放“中转站”,我们把物资邮寄到超市,再转交给孩子,而每个学期支付给孩子的900元学习和生活费用,也是微信给超市,再换成现金转发给孩子,还给孩子们200元文具费用,在超市自己选取商品,自2016年起一直这么做。

 

但最近出现了问题,由于邮寄来的包裹太多了,邮政不给送乡里,要到县城去取,超市没有时间,就让一户资助孩子的爷爷去取,结果爷爷取出的包裹中有超市自己的三个,里面是给孩子的奶粉与大人衣物,第二天找爷爷要,只取回一箱半东西,其余说没有了。超市是外乡人来投资的,说衣物要值几千,现在要不回来很生气,而取走衣物的爷爷奶奶说话又特别难听和让人伤心。

 

超市表示不再管这个闲事了,她还把爷爷奶奶说的一些话转到资助群里(这七个孩子由四十人出资),出资人听到后也很生气,不愿意再资助他们。这一家有三个读书孩子,是由爷爷奶奶抚养的孤儿。是我在小凉山做公益偶然发现他们,就开始帮助,现在出现这个情况,他们的继续受助让人怀疑,那另外四个无辜孩子怎么办?我在丽江租了一台车,3月10日一早去宁蒗小凉山实地调查,解决下一步的帮扶。

 

开车走了四个半小时,我们来到乡里,找到我最初的公益联络员马长英。这个乡我在2016年11月来过,当时是为了资助一些老人,是当地人马长英看他们太可怜联系的我,后来我发到这里的闲置旧衣物超过一万件,均有马长英同家里人发放出去。马长英做了很多公益事,也招来种种非议和压力,有些承受不住。而最初给孩子们转发钱物也是她来办的,后来我为了减轻她的压力转交给超市来做了。

 

在马长英家里吃过午饭,我们进山去看望苏林梅、苏林英姐妹一家。她们是住在云南和四川交界的大山里,平时要走4、5个小时才能到学校读书(现在住宿,每星期回家一次),这两个孩子也是我唯一没有见过和家访过的,2018年夏天我来小凉山家访,她们家因为雨季根本无法到达。

 

这次我们是开车先走十几公里山路,可以说非常难走,这是一条只能农用车走的路,城市里汽车无法施展,慢慢的挪动着,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最后还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这是马长英带着孩子同我一起来,她自2016年做公益,帮助了很多人,也受到了很大压力,后来我为了不让她受到干扰和伤害,把一些事交给超市做了,她两个小孩也一直跟着他,我说他们是“最小的公益人”,两岁就跟她给穷人发放衣服,竟然连自己的鞋都给“抢走了”。

 

小勇是我新认识朋友,他就是“合玥客栈”经营者之一,也是厉害的徒步达人,26岁的小伙子,已经徒步415天,超过一万公里,其中两次到达西藏(一次徒步、一次拉车走),我们相约2019相会川藏线(这次他骑行三轮车宣传环保,我开车再次进藏),在翻山时我已经气喘吁吁累得不行,走在最后,而小勇扛着一大包衣物走在前面,不时停下来等我。

 

我们又走了一个多小时,这里是没有路的,除了苏氏姐妹一家也没有人进来,平时除了姐妹去读书,他们也不出去,大山里孤零零的一家人,就是门前都没有路。这里海拔2600多米,攀爬太吃力了。

 

这是苏氏姐妹一家,13年前由更远的地方迁徙到这里,过着没有电的与世隔绝生活,现在政府大力扶贫,要求搬迁到环境好,有交通的地方,为什么他们不搬出去?原来她们父亲有精神病,又有暴力倾向,他们怕出去后父亲犯病会伤人,就悄悄隐居在这里。

 

家里没有电,两个孩子平时读书就住在乡里的叔叔家里,姐姐16岁读初一,妹妹13岁读小学三年级,两个孩子虽然出去读书了,但特别害羞,不敢抬头同生人说话,而他们的汉话又很吃力,同她们交流也要马长英翻译,他们说虽然学校里用普通话教学,但她们还是说彝族话方便,很少说普通话。

 

她们还有一个五岁的弟弟,我们的到来竟然吓哭了,因为这孩子没有见过生人,就一直躲在他妈妈身后。家里不通电,没有一样的家用电器,他们完全过着原始生活。

 

家里唯一的一条“小路”是通向去打水地方,就是半山坡的一个泉眼,这里水除了人吃,养的牲畜也来喝。在冬季还可以吃干净水,到了雨季,水就相当的脏了。(书影拍摄写作)

在苏家我们没有待多久,我口渴想喝点开水,她妈妈说“没有茶”,后来我发现也没有喝水的杯,只好作罢。我们急急忙忙赶回一个重要原因,怕天黑了出不来,路太难走了。晚上我们住在乡里唯一“客栈”,这里夜里气温是零下的,没有空调、没有热风,甚至没有热水,找不到便所。我到超市要些开水、上厕所,买条电热毯,不脱衣服,盖着厚厚的脏被子却睡的很好,太累了......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

上一篇:潜心绘画五十年 捐资助学半辈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