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希望工程

旗下栏目:

孤女继承百万遗产:希望小学被卖48万抵外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湖北日报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2
摘要: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希望小学被卖48万抵外债 中国青基会:希望小学撤并应保留校名和校产 曾鹏宇 2004年04月09日08:40 【字号 】【留言】【论坛】【】【】 ■昔日的希望小学如今大门紧闭 ■摄影/《沈阳今报》梅天磬 教育布局调整学校撤销 少先队员捐款未随

 
 
 
  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希望小学被卖48万抵外债  
中国青基会:希望小学撤并应保留校名和校产  
曾鹏宇  
 
    2004年04月09日08:40   【字号 】【留言】【论坛】【】【】
 

■昔日的希望小学如今大门紧闭   ■摄影/《沈阳今报》梅天磬

 
■昔日的希望小学如今大门紧闭   ■摄影/《沈阳今报》梅天磬  
  教育布局调整学校撤销 少先队员捐款未随转移

  1997年,沈阳市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在于洪区沙岭镇诺木珲村建立。在筹建过程中,铁西区的少先队员捐赠了5万元钱。2003年这所小学并入沙坨子小学。随后,闲置不用的希望小学被村里以48万的价格卖掉,所得钱款还了村里的外债。希望小学在什么情况下被变卖?变卖后捐赠人的捐款该如何处理,记者就此事进行了调查。

  ■少先队员捐建希望小学昔日校舍今却成幼儿园

  “村里把希望小学卖了用来还外债,而村里的孩子没有得到一分钱,这希望小学是铁西区的少先队员捐的钱。这样做孩子的爱心不是白献了吗?”4月2日,诺木珲村村民在电话中急切地告诉记者。

  “希望小学被卖了?”挂了电话后,记者马上来到沙岭镇诺木珲村的沈阳市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

  进入希望小学,记者在一间教室门前看见一块牌匾,上面刻着:“沈阳市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是铁西区团委、市少工委、市希望办于1997年3月开展的‘手拉手、捡回一个希望、创造一个奇迹’活动中,组织全区少先队员捐献废旧纸张,用统一变卖的5万元资金援建。”牌匾的落款是“沈阳市少先队工作委员会和沈阳市希望工程领导小组”。时间是“1997年7月1日”。

  环顾整个学校,十来间教室除了靠东头的教室里传出孩子们吵闹的声音外,其他教室都是空荡荡、静悄悄的。

  记者走进靠东头的那间教室,十多个孩子正在屋里有说有笑,看样子是课间休息。一位老师告诉记者:“这所希望小学去年9月份就和附近村的沙坨子小学合并了,我看这里的教室一直空着,就借了过来,开了一家幼儿园。现在这个学校已经被村里卖了,听说卖了48万,钱都用来还外债了。”

  4月4日,当记者再次来到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时,那家幼儿园已经搬出了学校,整个希望小学空无一人。

  ■布局调整希望小学撤销孩子转移善款未随转移

  希望小学被卖一事,让诺木珲村的村民很气愤。一位李姓的村民告诉记者:“我们村的希望小学是少先队员捐的钱呀。就算合并,城里孩子捐的钱应该还用在教育上,村里怎么能把希望小学变卖的钱用来还外债呢?”

  关于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的由来,原沈阳市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的佟校长说:“诺木珲村小学是在20世纪80年代建立的。1997年,沈阳市希望办搞活动投入了5万元钱,村里也拿了部分钱合在一起修建了两趟厢房,学校也就改名为希望小学。去年并校后,希望小学的学生和老师都到了沙坨子小学。沙坨子小学由诺木珲村的沈阳市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繁荣小学和沙坨子小学合并而成,校舍是一座二层小楼,教学环境还不错,就是村里的孩子上学远了一点。” 
 
  在合并后的沙坨子小学,曹校长告诉记者:“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是去年9月份合并到沙坨子小学的,希望小学的10多名老师和100来名学生都到了沙坨子小学。”

  曹校长又说:“现在诺木珲村的孩子都在沙坨子小学读书,但是诺木珲村却不拿什么投入,只是在教师节给老师发点东西。诺木珲村的希望小学卖了48万,应该把一部分资金投入到沙坨子小学搞教育,最少也应该把少先队员捐献的那5万元资金拿出来搞教育,不应该全部还外债呀。那钱毕竟是孩子的爱心,应该用在希望工程上。”

  ■校舍空着没人用村里变卖还外债

  希望小学为什么要变卖?变卖后得到的钱果真都用在还外债上了吗?4月4日,记者带着疑问到沙岭镇政府找到了诺木珲村的胡连亚书记。

  胡书记告诉记者,村里的希望小学已经卖给海城市南台镇的一个姓黄的私营业主了,总共卖了48万,其中47万用来还了村里的外债,还有一万元存在银行没动。诺木珲村并不富裕,光外债就欠了1000多万,主要欠的是买水买电的钱。胡书记说:“其实咱们村也往沙坨子小学投入不少,去年沙坨子小学花费30

  来万,咱们村就摊了8万元,村里还给学校拉去了10吨煤取暖。”记者问:“你们在变卖希望小学后,考虑到把城里孩子捐的钱还用在教育上吗?”胡书记说:“不知道呀,也没考虑这事,因为校舍一直空着没人用,所以就卖了还外债,这事情沙岭镇的何副镇长也知道。”

  而沙岭镇的何副镇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问:“诺木珲村小学怎么成了希望小学,我怎么不知道呢?”听记者介绍完这所希望小学的来历后,何副镇长说:“原来这所学校是希望小学呀。我刚刚管这摊,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

  ■捐款应用在教育上不要让捐献者寒心

  沈阳市希望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郑伟告诉记者,按照希望小学建设管理的相关规定,希望小学合并和撤销的,其财产应该保留,至少为希望工程捐献出的财产应该重新投入教育。诺木珲村的沈阳市第二红领巾手拉手希望小学被卖48万,其中铁西区少先队员捐献的5万元应该拿出来用在孩子身上。“现在由于沈阳市生源萎缩,教育布局随之调整,希望小学也就出现了合并和撤销的情况。目前,在调整过程中,希望小学财产如何处理已经引起了市希望办的注意,希望办将和有关部门配合处理好这笔财产,保证捐献者的爱心能够得到延续。郑伟副主任最后表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合理处置合并和撤销的希望小学的财产,不要让希望工程捐献者寒心。 

  ■文/《沈阳今报》崔治

  ■中国青基会已修改相关规定新建希望小学将不得被撤并

  就“沈阳一希望小学被卖掉还债”一事,记者昨天下午采访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涂猛。

  记者问:“地方撤并希望小学有没有取得中国青基会的同意?”

  涂猛表示,他也是4月7日沈阳当地媒体记者就此事打来采访电话才知道此事的。他说:“希望工程是‘帮教育’而不是‘办教育’。按照相关规定,希望小学建成后,就统一纳入当地教育管理序列,由当地教育部门进行管理。而对沈阳这样的情况,当地政府是按照普通小学那样处理的,没有加以区别对待。”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随着近几年教育布局调整,撤并希望小学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如果希望小学不得不撤并,中国青基会的态度是怎样的?”涂猛强调:“我们有两条原则,一是‘希望小学’的牌子不能丢,合并的学校名称应保留希望小学称号;二是校产不能丢,如果是全额捐建的希望小学,校产也必须全部归合并后的学校,像沈阳这所部分捐建的小学,起码少先队员捐助的5万元善款必须继续使用在孩子们身上!”去年初,黑龙江一所希望小学被合并就是按照这个原则成功处理的。

  “7日我们得到消息后,立即责成辽宁希望工程工作机构尽快与当地政府协调妥善解决此事,目前我们也在等待消息。”涂猛同时感谢媒体对此事的关注。

  记者得知,以前希望小学的捐建、移交和管理等事宜都是按照《希望小学建设管理规定》进行的。此规定是1990年制定的,后来虽然经过多次修改,但由于没有料到会出现希望小学被撤并的情况,因此并无相关处理条文。涂猛说:“去年黑龙江希望小学的事情出现后,中国青基会已经对这个管理规定进行了修改,明确规定‘对以后新建的希望小学,当地政府必须纳入教育总体规划,不得出现被撤并的情况’。”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