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希望工程

旗下栏目:

老师你在哪儿?村里这所学校的孩子们在等你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湖北日报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09
摘要:老师你在哪儿?村里这所学校的孩子们在等你

原标题:老师你在哪儿?村里这所学校的孩子们在等你

新京报讯(记者 曹晶瑞)一个呈“L”形的平房里有7间教室,从幼儿园至6年级,一个教室即是一个班级;19名老师白天教课,晚上还要照顾近70名学生的生活起居……在北京市顺义区南法信镇大家洼村有一个特别的学校,这里的学生多是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留守儿童,或是因种种原因有过流浪经历的孩子。

老师带着幼儿班的小朋友跑步。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网上搜索“石青华”或者“光爱学校”,就能检索到“100个孩子爸爸”的故事。

几年前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100个孩子的爸爸”现在如何了?孩子们如何了?新京报记者日前前往大家洼村,在光爱学校见到了学校校长、“100个孩子爸爸”石青华。他说,在国家扶贫政策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扶下,孩子们的日常学习、生活有了基本保障,但是由于条件限制,学校稳定师资依旧匮乏。

入学需要“介绍信”

简陋的教室里,十几张课桌;不大的操场上,一个乒乓球案子、四个篮球筐……学校里看得过眼的设施均来自社会爱心人士、企业的捐赠。

学校里看得过眼的设施均来自社会爱心人士、企业的捐赠。

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家里没钱,我就被送到这里了。”圆圆的眼睛,齐齐的刘海儿,记者抵达光爱学校时,正巧是课间时间,三年级的小姑娘朵朵(化名)坦然向记者说起自己到这所学校来的原因。

朵朵来自东北,因为家境困难而被送到光爱学校。和最初单纯收留流浪儿不同,现在的光爱学校里,和朵朵一样的学生还有不少。

“自从我和孩子们的故事被媒体报道之后,慕名而来的志愿者、爱心人士越来越多,带着孩子来学校的家长也越来越多。”石青华说,和建校之初只收留流浪儿童不同,现在学校里除了流浪儿,来了很多因家境贫困而入学的孩子。

因为学校是全免费寄宿制,且学校本身条件就很有限,所以学生现在需要有当地政府或者驻村扶贫工作组的‘介绍信’,才可以进到光爱学校读书。

“被迫”成了他们的爸爸

“当初,真不是有多大爱,或者多伟大才成了他们的‘爸爸’,真的是一步一步被逼到这路上的。”知道石青华故事的人都明白,他这话不假。

1997年春节前,因邻居在家里储藏了大量烟花爆竹,保存不当引发爆炸,导致石青华一家严重烧伤,来京求医,石青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一家三口儿被迫流浪街头。

“‘叔叔,给,这个红苹果,给弟弟吃吧。’没有经历过那种岁月的人,永远不会懂得那一刻,那个红苹果意味着什么。”在石青华最困难的时候,一个名叫小虎的流浪儿递给石青华一个红苹果。那一幕,一直刻在石青华的心里。这个红苹果也促成了石青华和孩子们的缘分。

孩子们正在做操。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北京的冬天,寒风额外的刺骨,结束流浪生活,凭借自己双手在北京打拼出一个“小窝”的石青华曾带着厚衣服、棉被到桥区下看望小虎和另外几个流浪的孩子。

“那天天气太冷了,孩子们看到厚棉衣、棉被并没有很开心,而是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就把他们带回我家住了。”

本打算只让孩子们在家住一夜,可谁知请佛容易送佛难。

偷窃、打架……接下来,孩子们因为自幼缺乏教育给石青华惹了不少麻烦,石青华曾尝试把孩子“轰走”,但最终,他还是和孩子们一起安了家。

“我给他们租过一个破四合院,说是院子,其实破到夜晚透过瓦片能看到星星,也没有窗户,可是孩子们却特别特别高兴,一直喊着‘我们有家了!’”

本以为给他们找个院子就算仁至义尽了。可以回归平静生活,可谁知,这才是刚开始。

孩子正在修手中破了的球拍。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孩子们虽然小,却很讲义气,你叫我,我叫你,很快,院子里的流浪儿越来越多,对于石青华来说,随之而来的烦恼也就越来越多。“无奈之下, 我不得不搬去和孩子们一起住。不是想要照顾他们,而是就想看住他们,别出去给我找麻烦就行。”面对记者的采访,石青华很坦白。

“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有一段让人心酸的故事。”这一段时期的相处,不仅让石青华开始打心眼儿里心疼孩子,也让他开始意识到教育对这些孩子的重要。

废旧垃圾桶被当成了篮球桶。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几经周折,光爱学校成立了。学校条件十分艰苦,甚至几经被迫搬家迁址。最苦的时候,石青华每天只能给孩子们煮白菜吃,他也由此得名“白菜爸爸”。可不管每天日子过得再艰苦,对于孩子们来说,总算有家了,有学上了。

教育扶贫 让孩子们走在正路上

从最初为了收留、教育流浪儿办学校,到现在北京、安徽两地分别建起小学、初中,专门收留农村特困儿童、伤残儿童等,光爱学校惠及的孩子越来越多,校长石青华也从100个孩子的爸爸变成了上千个孩子的爸爸。

认真上课的孩子们。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孩子从这里的光爱学校小学毕业,就直接到安徽的光爱学校上初中,无缝衔接。最早的一批孩子,有的还在继续学习深造,有的已经成家立业了,他们都还和我保持着联系。总之,都算是走上正路、步入正轨了。”石青华的脸上难掩欣慰。

学生从学校毕业进入更高学府,石青华会一直供其读书;直到孩子们上班有了稳定收入,石青华这才算是卸下担子。出现在记者眼前的石青华依旧是最初那个淳朴的“白菜爸爸”。

现在,为了孩子的事情,石青华依旧要各种奔波、忙碌。“从2003年到现在,国家对于流浪孩子的问题越来越重视,我们的工作也就越来越忙,任重而道远。尤其是近几年,教育扶贫实施以来,孩子们生活得到了基本保障。”

仓库里堆满了捐给孩子们的衣物。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石青华透露,现在学校里的孩子,有相当一部分都是驻村扶贫工作队工作人员送来的。

此外,现在每逢节假日,时常有社会爱心人士或者企业到学校献爱心、做志愿者。“不久前,市公交集团客七分公司工会就带着生活必需品、学习用品到学校来。还和孩子进行互动,向孩子宣传安全乘车知识。”石青华说。

稳定师资依旧十分短缺

目前,北京的光爱学校有学生69名,可学校里能实际授课的仅有9位老师,其中有好几位还曾是光爱学校的学生,而真正有教师资格证的专业教师仅有3位。

“毕业后,也曾在其他更好的地方工作过,但还是觉得这里最好。尽管条件艰苦。”学校一位雍姓老师说,她曾因为某种原因,在光爱学校学习过,虽然时间很短,但对这里却有着特别的感情。

慕名而来的志愿者,丰富了孩子们的生活,也让孩子们得到了更多的关爱。

课间休息时间,老师和孩子打兵乓球。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石青华告诉记者,现在的光爱学校已经完全按照教育部门的要求开设课程,数学、语文、外语等课程师资基本配备,但也还是不足,尤其各种课外课程,仍依靠志愿者或者临时聘请的一些老师授课。对于孩子们来说,“换老师”早已习以为常。

“一些教师会到学校做志愿者,给孩子们上一些兴趣课。但这些志愿者中能够长期留在学校教课的却很少。总是换老师,对孩子们学习终归是不利的。”石青华坦言,“毕竟条件待遇有限,稳定师资依旧匮乏。如果可以,希望有更多专职老师到学校教书,陪伴孩子一路成长。”

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 摄影 王巍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小编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