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政治点评

旗下栏目:

委内瑞拉政治危机局势浅析

来源:未知 作者:湖北日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4
摘要:委内瑞拉政治危机局势浅析 作为世界上原油储量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委内瑞拉近来爆发了极大的政治危机。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国民大会轮值主席、来自人民意志党的胡安瓜伊多宣布,1月10日宣誓就职的现总统尼克拉斯马杜罗为非法的篡权者,并声称根据1999年
委内瑞拉政治危机局势浅析

委内瑞拉政治危机局势浅析——民生问题是解决危机的关键

 

作为世界上原油储量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委内瑞拉近来爆发了极大的政治危机。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国民大会轮值主席、来自人民意志党的胡安·瓜伊多宣布,1月10日宣誓就职的现总统尼克拉斯·马杜罗为非法的篡权者,并声称根据1999年宪法第233条,即当总统“死亡、辞职、无行为能力、放弃总统职位或人民撤销总统职位”等导致总统的“绝对缺位”情况下,国民大会主席可以自代其位,故而宣称自己为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直至国家再次进行总统大选。在他宣布后,加拿大、美国等国家立即予以承认,敦促委内瑞拉尽快举行新的总统大选。而马杜罗总统则谴责这些国家的干政,声称之前的选举是合宪的,政府是合法的,拒绝下台。于是,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内,各方势力纷纷登场,在这个南美北部国家上演了一场远未落幕的大戏。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的爆发,是其国内外各种矛盾积聚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结果。所幸目前看来,这次危机仍然有很大可能以和平方式解决。

经济发展困难成危机导火索

当前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的导火索,是该国经济发展遭遇到极为严重的困难。该国自2014年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后就开始陷入经济衰退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显示,以2010年基数为100计算,委内瑞拉2014年的消费物价指数(CPI)为348.17,2015年涨了一倍多,达772.02,2016年的CPI则暴涨到2015年的30倍、2010年的274倍!卡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根据委内瑞拉中央银行的数据计算得出,2016年委内瑞拉的通胀率接近100%,2017年则高达946%,2018年达到惊人的1370000%!目前,委内瑞拉全国有90%的贫困人口,而极端贫困人口则有60%,许多人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最近三年来,约300万人因为食物短缺和缺医少药而被迫逃离到周边国家或更远的北美国家。

总统合法性是危机的核心因素

“临时总统”瓜伊多与马杜罗总统所争议的关键,则是对马杜罗总统合法性的质疑,这是双方较量的核心。瓜伊多和一些不承认马杜罗政权合法性的国家认为,虽然马杜罗以67.84%的得票率当选,但在2017年国民大会选举时就存在不公正现象。此外,原定于2018年12月的总统选举被提前到5月,导致反对派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准备好参加大选,以至于原来参选的两个反对派政党退出竞选。然而,反对派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即在国民大会的背书下,根据宪法第231条,质疑这次选举的有效期,是从2018年5月20日选举开始,到2019年1月9日止。只有在这个“效力解释期”之内,如果认定马杜罗为非法总统,才符合第233条“当选总统绝对缺位”的情况。过了这个“效力解释期”,虽然瓜伊多操作的国民大会通过了所谓“总统离职”之决议,但他的依据已经不足了。

似是而非的“资源诅咒”

在众多分析委内瑞拉危机的观点中,“资源诅咒”或者说“荷兰病”经常被提到极为重要的地位。的确,作为世界上原油蕴藏量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委内瑞拉容易给人造成资源原罪的印象。然而,这一看法似是而非。导致一国经济结构单一的未必是某种丰富资源,而是国家经济发展政策。委内瑞拉长期以来过分依赖于原油开采与出口。根据2014年的统计数字,委内瑞拉95%的出口收益、47%的财政收入来自原油。但卖石油的钱,却多用来作为居民的福利和购买军火,并未用来发展其他产业。此外,该国推行全面的国有化,民营经济几乎绝迹,经济发展活力不足,且国内腐败问题严重,这才是导致经济发展遇到困难的根本原因。

虽然委内瑞拉的原油蕴藏量世界第一,但早期易开采的油质轻、埋藏浅的石油已经开采殆尽,如今剩下的多为需求高技术和现金设备才能开采和提炼的深部稠油。在2007年石油国有化赶走国际资本之后,委内瑞拉国营公司无力解决深部稠油开采问题,以至于石油产量连年下跌,到2018年5月,委内瑞拉日产原油已经跌到139万桶,折合年产6900万吨,比2001年剧降了60%,已经退到了1947年的水平。“自毁长城”才是导致“荷兰病”的重要原因。

此外,委内瑞拉实行的是全面福利政策。当国际原油价格飙升的查韦斯时期,这种政策还能维持;到国际原油价格下行的今天,特别是国家经济结构单一、财政收入缺少多种来源的情况下,马杜罗满足民众的福利政策,就难以为继了。相反,由于委内瑞拉政府在金融政策上的严重失误,通货膨胀率史无前例,使得普通民众的利益严重受损。

美国为地缘政治利益干预委政局

在委内瑞拉危机中,以美国为首的外来干涉无疑是其极为重要的外部因素。美国的干预分成经济、政治、军事等几个方面。在经济上,美国对委内瑞拉进行数十次制裁,包括禁止美国金融机构、个人与委内瑞拉政府及国有石油公司的债券交易,以及限制并冻结委内瑞拉部分官员的海外资产等。最近,美国开始以限制石油出口作为新的制裁手段。委内瑞拉41%的原油出口到美国,这使美国得以冻结委内瑞拉超过70亿美元的资产,并影响到未来一年约110亿美元的石油出口收入。在政治上,美国无所不用其极,包括否认马杜罗总统的合法性、承认和支持瓜伊多(如欲将委内瑞拉与美国石油交易的钱拦截给瓜伊多)、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与瓜伊多的会晤中向其面授机宜、国务卿蓬佩奥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要求各国切断同马杜罗的财政联系,等等。在军事上,美国向该海域派遣航母战斗群,在1月28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人们发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笔记上写着“向哥伦比亚派兵5000人”的字样,疑似美国准备直接出兵干预,尽管后来博尔顿予以否认,但可见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干预几乎是全方位的。

美国干预的动机,既是因为马杜罗政权的“反美”立场让美国不舒服,也是因为委内瑞拉极为重要的地理位置。美国无法忽视地处其拉美加勒比地区势力范围核心位置的委内瑞拉在地缘政治中的影响。马杜罗政府与俄罗斯过从甚密,无论是武器还是军官培训,均采用俄式,让美国很难像对拉美其他国家那样,插手委内瑞拉的军队,甚至策划政变。因此,美国对委内瑞拉的这次政治危机格外用力。但美国遭遇的阻力也很大,一方面,美国国会并未批准任何形式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包括俄罗斯、欧盟与拉美诸国均不同意美国的直接军事干预。而且,马杜罗从未给美国发动直接军事干涉的借口,其口气在逐步变软,竭力避免矛盾尖锐化。从这一点来说,马杜罗在与美国的斗争中,逐步走向实用主义。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

上一篇:历史叙事:如何抵达“他者的政治”?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