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窗口 日报要闻 荆楚各地 国内新闻 武汉新闻 法治武汉 时事报道 武汉慈善 希望工程

政治点评

旗下栏目:

深化学科融通,推动政治本土发展

来源:未知 作者:湖北日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5
摘要:深化学科融通,推动政治本土发展 4月13日上午,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主办的首次北大国关学术论坛暨第一届北京大学比较政治论坛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秋林报告厅开幕。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政治裂隙与治理困境,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比较政治学系承办。北京大
深化学科融通,推动政治本土发展

4月13日上午,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主办的首次“北大国关学术论坛”暨“第一届北京大学比较政治论坛”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秋林报告厅开幕。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政治裂隙与治理困境”,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比较政治学系承办。北京大学校长郝平教授、副校长王博教授出席开幕式,郝平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唐士其分别致辞,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张海滨教授主持开幕式。

立足中国立场,深化学科融通,推动比较政治的本土发展

论坛开幕式现场

通过“比较政治学科对谈”和10场平行论文研讨会,本届比较政治论坛有针对性地分析了世界各国政治发展面临的一些重大现实问题,探讨了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各国面临的诸多严峻的社会和政治挑战,对如何进一步推动国内比较政治研究的发展,如何加强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研究、比较政治与国别和区域研究的交流互通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论坛组委会收到70多篇论文参选,最终有38篇入选。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天津师范大学等20余家高校和研究机构的50余位专家学者和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论坛,近300位京内外各高校和研究单位的学者和本科生、研究生旁听了两场学科对谈和各分论坛。

在论坛开幕式上,郝平向来自兄弟院校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欢迎。他在致辞中讲到,当前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国际格局剧烈动荡、世界力量对比加速演化,变局之中乱局、破局、解局、新局交织互动,国际经济、政治安全均呈现出不同以往的新常态。对世界各国而言,局中局、局外局交织纷扰,国内公共治理和全球治理事务相互叠加,审视和反思各国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存在的问题产生了新命题,也为各国加强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带来了新挑战。他希望,通过比较政治论坛,与会专家学者科学地回答国内外对中国发展道路和发展观念的各种疑惑,以更高的历史站位解读世界各国国家治理的新变化、各国社会力量的新分化及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对世界政治的深入影响等重大课题。

唐士其在致辞中表示,当今世界各国普遍面临着社会分化重组加剧、政治冲突复杂交错的局面,要摆脱西方国家和发展中世界形形色色的治理困境与政治陷阱,就必须正视各种政治裂隙的社会基础与观念根源,由此,本届比较政治论坛将主题定为“政治裂隙与治理困境”。他表示,为推动学院教学科研工作,加强与兄弟院校的交流与合作,促进政治学与国际问题研究相关学科学术建设和发展,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今年启动了“北大国关学术论坛”(SIS Forum PKU)系列活动,此次比较政治论坛是“北大国关学术论坛”的首场活动。今后,“北大国关学术论坛”计划由学院八个二级学科轮流承办,每年春、秋两季通过举行专题学术论坛、研讨会等活动,聚焦政治学与国际问题研究中的重点议题和前沿议题,直面国际社会与世界各国面临的紧迫现实问题和挑战,以严谨的学术态度、开放的思想路线,凝练北大国关学院和国内外学术同仁的智慧,对这些问题和挑战进行具有理论高度和思想深度的严肃回应。

立足中国立场,深化学科融通,推动比较政治的本土发展

与会人员合影

本届比较政治论坛分为比较政治学科对谈、平行论文研讨会两个主体环节。比较政治学科对谈第一场的主题是“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的互通”,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归泳涛主持,唐士其教授,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前院长贾庆国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杨光斌教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燕继荣教授,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事务学院执行院长苏长和教授参与对谈。

比较政治和国际关系的关系应该是什么?对谈专家一致认为,二者应该是融合发展,是互通的,不应该有隔阂。贾庆国认为,一方面,外交是国内政治的直接反应,不了解一国的国内政治很难去了解其对外行为,也很难说清楚国际关系到底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另一方面,国际关系对国内政治也有很深刻的影响,国际格局的变化特别是外部形势的急剧变动,会对国内政治产生直接而深刻的影响。唐士其强调,国际关系研究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冰山在水面下的主体部分”还包括政治、思想、文化、经济等领域的问题。燕继荣进一步阐释说,包括国际关系理论在内的政治学理论,应以具体的国别、区域对象作为研究基础,自然地形成了比较、对照和理论概括。杨光斌对论坛定位非常认同,强调必须进一步打通国际关系和比较政治这两大政治学研究的分支领域。苏长和以北大、人大、复旦的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研究的共同特点——不是简单的“学科”而是“学科集群”为例,说明国内的比较政治和国际关系研究已经开始走向融通发展的探索之路。

这种比较政治和国际关系融通发展的共识,并不能完全弥合两个分支领域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分野。在实践层面,目前在国内学界,二者之间还比较割裂,从某种程度上讲,还存在“研究国际关系就不用关心政治学、研究政治学就不用关注国际关系”的现象。在杨光斌看来,这种割裂在西方学界并不明显,因此,“国际关系和比较政治的割裂是中国性的,而不是世界性的”。苏长和对此表示认同,他进一步指出,国际关系和比较政治应该是融通发展而不是相互排斥的,“相互融合才容易形成比较好的学科生态”。在理论和方法上,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两个领域也有诸多不同之处。贾庆国认为,从研究方法来看,以各国国内政治为研究对象的定量研究更为流行。杨光斌认为,比较政治更多是过程性结构,而国际关系是现状性结构,但过程和结果是不可分割的,也有一定的因果机制相互串联。同时,比较政治与国际关系的主要研究主体都是国家行为体,是单元层次的,但如果只有单元层次的研究,而没有结果层面和背后深层结构的研究,可能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杨光斌强调,政治学的学科发展离不开研究议程和研究单元的创新。

燕继荣乐观地指出,国际关系和比较政治的关联至少有三个路径:第一,国际关系研究必须关注国内政治,而国内政治研究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上升到国别比较研究的层面上;第二,国际关系和政治学研究都把国家作为基本单位,而国家作为基本单位之间进行比较也是必然的结果;第三,贸易、移民、宗教、反恐等各种各样的专题性研究,最终也会导向比较研究方法上去。苏长和认为,目前,国内学术界还没有一种融通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的一般性解释语言。他建议,政治学理论要有大的突破,必须把国内政治研究衍生的理念和国际政治理论更好地结合起来,形成更具包容性的解释理论。换言之,在苏长和看来,一方面要立足根本性问题,在批判性反思的基础上形成我们的理解;另一方面,要立足中国立场,最终完成到从特色化到一般化的转化过程。

政治学研究需要“本土化”的讨论激发了对谈嘉宾的普遍兴趣。燕继荣强调,与解决学科之间的关系相比,首要问题是解决基本立场问题,“要站在中国的立场上,以中国的问题意识服务于中国的发展需求”。贾庆国进一步指出,研究政治学之所以应该立足于本土,还因为这是最熟悉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在理论上取得突破的地方。中国问题、中国经验研究透了,再通过国际比较看清体制机制上的利弊,寻找如何扬长避短的办法,最后将这种知识转变成世界性的知识、人类的知识,最终就可以为解决全人类共同问题作出很大贡献。由此,政治学科就能走出一条立足于本土、在比较基础上走向世界的路径。

站在中国立场去考虑问题的时候,哪些问题是值得人们关注的?在燕继荣看来,可以分为大问题、中问题和小问题。大问题就是政治学研究最根本的问题——解决政治隔阂,为弥合裂隙、减少隔阂提出解决方案;中问题是研究制度供给与治理绩效的关系,探讨什么样的制度供给才能保证有良好的治理绩效;小问题就是立足国家发展,讨论未来某一特定阶段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此外,对谈嘉宾还从学科建制的角度探讨了中国政治学如何配置二者的内容,以及从人才培养方面应该如何在课程设置上兼顾理论类、实践类课程和介绍性课程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比较政治学科对谈第二场的主题为“比较政治与国别和区域研究”。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比较政治学专业主任汪卫华副教授主持,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王逸舟、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潘维教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主任张小劲教授、北京大学中国政府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徐湘林教授、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院长佟德志教授参与对谈。

对谈嘉宾集中探讨了比较政治与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关系问题。潘维认为,比较政治是政治学里的跨学科“黏连剂”,甚至是政治学与历史学、社会学等其他学科之间的“黏连剂”;同时,比较政治学也是在社会科学特别是政治学领域方法论上创新的“推进剂”。张小劲指出,比较政治学包括但不限于国别和区域研究,它是作为思想方法、研究技术、研究议题的比较,尽管二者之间是包容关系,但也确实在学科通道、学科方法上存在一定张力。徐湘林进而指出,国别和区域研究讲究特殊性,而比较政治要讲出普适性的理论。佟徳志则形象地比喻道,学科建设是重中之重,“道路千万条、学科第一条,工作不到位、同事两行泪”。比较政治尽管也要研究个人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但最根本的分析单位还应该是国家。

近年来,国别和区域研究在中国非常兴盛,相关研究机构和研究课题不断涌现。王逸舟表示,在这种发展盛况令人欣喜的同时,也存在很多忧虑。比如,重复性研究过多,“大家都在上项目、立山头,都在提出自己的国别或区域的概念”。不同的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圈子”之间几乎没有交流,或者说,相互之间有限的对话到底有没有产生知识上的交换,有没有产生共同的学术语言,还不清晰。他认为,国别和区域研究在中国的知识成长阶梯上,以及不同研究代际之间有没有知识上的积累和进步。不同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基石是什么?经典研究有哪些?哪些低水平知识需要被淘汰?哪些是有价值的研究内容?这些方面的讨论还远远不足。

在王逸舟看来,近代以来,科学进步越来越讲求“细化”,这也导致学科发展越来越“碎片化”,从某种程度而言,失去了方向感,失去了互相沟通的语言和平台。他强调,今天的比较政治研究与国别和区域研究,都不应当变成纯粹的“技术活”,更不能变成纯粹拿数据说话的研究。学科发展上的“本土化”和所谓的“一般化、全球化、普适化”,各有其内在动力,但也是一体两面、相互联系的。没有世界意义的本土化就显得偏颇;而如果没有本土情怀、没有本土的文化资源、没有自己的热爱、自信和努力挖掘,所谓普适理论就变成了空中楼阁,就会变成适用于所有场景的“假东西”。徐湘林强调,本土关怀是人文社会科学学者必须具有的基本立足点,如果没有本土关怀,社会科学研究是没有方向、没有目标的。

对谈嘉宾们还讨论了在比较政治研究中量化研究占据主流的情况下,如何看待比较政治研究中在理论和方法上的过多关注,国别和区域研究如何才能与比较政治研究协同发展,以及如何看待文化、思想、社会因素在比较政治经验性研究的处理方式等问题。

每场学科对谈中均有互动提问,现场观众和对谈嘉宾就比较政治与国际问题研究领域相关的理论、方法、核心概念,以及比较政治学的研究议程设置、学术发展动力、研究激情来源等各种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在论坛开幕式和学科对谈后,比较政治论坛于4月13日下午和4月14上午连续举行了10场平行研讨会,主题分别为:族群政治、认同政治、新变化的理论探索、政治框架和民主化、大变局的重新审视、治理经验跨国比较、暴力冲突、土地改革、塑造共识及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变革等。在4月14日中午举行的本届比较政治论坛闭幕式上,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王正毅教授、比较政治学系主任许振洲教授进行会议总结。在唐士其教授致闭幕辞后,本届北京大学比较政治论坛圆满闭幕。

责任编辑:湖北日报

上一篇:练就政治上的“火眼金睛”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